虾球瓶邪专楼下辖储粮站
是个仓库
皮下有很多个人
不承接tag统计业务
 
 

【瓶邪】这是一个双标合辑

盘点一下原作中两人对彼此和对别人不同的态度。

(把重启那个妹子当成阿宁的罚再看一遍重启)


目录:【瓶邪/目录】原著中的瓶邪糖



1.面对质问

 

胖子脑门上青筋都暴了出来,怎么可能买他的账,跳起来就大骂道:“你他娘的刚才干什么!”

闷油瓶转过头,冷冷地瞪了他一眼,说:“杀你。”

 

我一把抓住他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你和这鲁殇王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闷油瓶看着我,看了好一会儿,说:“知道了又能怎么样?”

(七星鲁王宫)

 


2.检查胖潘不检查吴邪

 

“会不会有人易容成我们几个样子,我们其中的一个是有人假扮的?”胖子问道,说着用力扯自己的脸皮,表示自己的清白:“你看,胖爷我的脸皮是原装的。”

“我想到过这一点,刚才你睡着的时候,我已经检查过你和潘子了。”闷油瓶道:“没有问题。”

我想起看到他的时候,他正蹲在潘子边上,原来是在搞这个名堂,看来他老早就想到这件事情,但是一直没有说出来。这人还真是城府深。

胖子就看向我:“那小吴呢?”

我立即拉自己的脸:“放心,绝对是原装的。”

(蛇沼鬼城)

 


3.和阿宁吃饭vs和小哥吃饭

 

杭州楼外楼里,我看着阿宁吃完最后一块醋鱼,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小嘴,露出一个很陶醉的表情,对我们道:“杭州的东西真不错,就是甜了点儿。”

我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点,但是又不好发作,只得咧了咧嘴,算是笑了笑,就挥手埋单。

说实话,作为一个相识,请她吃一顿饭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,我也不是没有和陌生人吃过饭的那种人,但是一顿饭如涓涓细流,吃了两个小时,且一句话也不说,一边吃一边看着我们只是笑,真的让我无法忍受。

(蛇沼鬼城)

 

我和闷油瓶在楼外楼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。天色很阴,阴沉的多云天气,乌云一片压抑,似乎很快就会下雨。

闷油瓶一如既往地沉默,好在我之前就已经很习惯他的这种漠然,自己一个人点完菜,就看到他默默地看着窗外。

……

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我们再没有进行像样的对话了。在安静中,我们默默地吃完东西,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尴尬了。他放下筷子,看了看我,就对我道了句:“再见。”

(大结局)

 


4.“他都不和你说,怎么会和我说”

 

我看着胖子的表情,似乎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心,就问他道:“小哥是不是和你说过些什么?”

胖子摇头道:“他和你都不说,怎么会和我说。

(大结局)

 


5.冰桶挑战

 

我看到张起灵的时候,胖子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冰水倒在他的头上,天气很炎热,当然他的身体是没问题的,但是突然袭击张起灵恐怕不会有太好的后果。

胖子朝我打眼色,他觉得我倒可能风险小一点,我此时有些后悔和黑瞎子打的赌。

(冰桶挑战)

 


6.打架记得给吴邪带水,胖子没有(胖爷:???)

 

跑了三十几步,刚刚喝了酒,跑到那四十几个人面前时,我和胖子已经喘的不行了。我们停下来开始喘气,四十几个人看着我们喘气。

闷油瓶停下来,给我递了一瓶水。

(重启)

 

 

7.遇到危险给吴邪用一手血,其它人用二手血

 

刘丧比我晚康复两天,因为从我身上再刮血泥下来,效果没有那么好,他也说不出话来。白昊天接触毒气时间短,所以最快速度的清醒了过来。

(重启)

 


8.吴二白叫哥留下vs吴邪叫哥不准走

 

二叔嗯了一声,看了看闷油瓶,说道:“你留下。”闷油瓶似乎没听见,往自己房里走。二叔猛的一拍桌子:“我叫你留下!”

我吓了一跳,不知道二叔为什么忽然起范,立即去看闷油瓶,闷油瓶停了停,看着我二叔。

我连忙上去:“二叔,怎么了?”

二叔冷冷道:“我有事问他,他肯定知道老三在哪儿。”

闷油瓶摇头,说着推门进屋,二叔站起来,似乎不肯罢休,我立即把二叔拉住了。“他就这样,二叔你别介意,你再问他,他会打晕你的。”

(重启)

 

他却不回答,闭了闭眼睛,就想站起来。

我看他这种态度,一下子无数的问题冲上脑子,人就有点失控,一下把他按住,对他道:“你不准走!”

他转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还真的就没有走,坐了下来,看着我。

他这行为很反常,我还以为他会扬长而去,一下我自己也愣了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他看着我,问我道:“你有什么事情?”

(蛇沼鬼城)

 


9.被女人近身的条件反射vs被哥捂嘴的下意识反应

 

我毫不犹豫的打开锁,还没出去,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瞬间出现在门口,我还没反应过来,她一下进门,反手把门反锁。像蛇一样一下缠住我,把我压在墙壁上,就要来亲我。

我条件反射躲开,我正好在阴影里,她看不清楚我,但我看的清楚她,她悻然的问我:“干嘛不开门?”我刚想说话,立即忍住,想拿手机,这个距离也没有用了。她一下把上衣脱了,对我道:“老焦睡午觉,我们有两个小时,你不是憋的很辛苦么?”说着还要上来。

我捧住她的头,条件反射直接往墙上一撞。

(重启)

 

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边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,我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,几乎被吓死,刚想拉开架势,就有一只手伸了过来,顿时我嘴巴就被人捂住了,身子也被人夹了起来,动弹不得。

我用力挣扎了几下,制住我的东西力气极大,我连一点都动不了,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:“别动!”

我一听,整个人一惊,立即停止了挣扎,心里几乎炸了起来。

(蛇沼鬼城)

 


10.看淡别人的生死vs不愿意听吴邪的遗言

 

看起来,眼睛也是被人熏瞎的,这个女孩儿一定受了极大的酷刑。

闷油瓶并不觉得心疼,对于人世间的各种丑恶,他看得太多了,他很明白,情绪这种东西是最没有用的

(藏海花)

 

胖子说完扶起我,就让我往前走,黑瞎子在后面鼓起掌来:“这么没中心思想,最后还给圆回来了,佩服佩服。”我拉住胖子:“我还没说呢,我有话要对你们说。超感人的。”还没说完,闷油瓶到我身后捏了一下我的后脖子,我瞬间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

……

我看向闷油瓶,对他道:“你什么意思啊?我说句话怎么了?”

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,闷油瓶默默道:“这样的话我听的太多了。”

(重启)

 

更新于2018年4月28日

28 Apr 2018
 
评论(15)
 
热度(771)
© 瓶邪817 | Powered by LOFTER